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色鬼干美妇
色鬼干美妇
这天许进福进城要买礼物送给媳妇,美秀一个人在家无聊,加上昨被公公操了一夜身体有点困乏,就进房里睡觉,美秀刚睡下不久,许进福一位朋友胡胜来找许进福,他在门外叫了几声没有人响应,就径自推门进屋,胡胜在屋里又叫了几声,还是没有回应,他转身要离开时,看见一个房间房门半开着,胡胜走近一看,里面床上躺着一位年轻美少妇,胡胜也是一个色中饿鬼,看见如此美貌少妇哪肯放过,他推门进入房间,站在床边仔细观察床上少妇,美秀面朝外侧躺睡在床上,肥白的乳房有一半从宽松的领口露出来,胡胜看着心底暗想

  「以前怎没有注意到许进福家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?看她眼角含春的样子,肯定是哥淫荡的女人,今天自己或许有机会风流一番。」看到美秀撩人的睡姿,胡胜下面早已硬了起来,他靠近美秀身旁,把手伸入睡衣领口,轻轻抚摸她的乳房,睡梦中,美秀感觉乳房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揉捏着,她以为是公公回来又要占她便宜,半睡半醒闭着眼,享受那种骚痒的感觉。

  胡胜见美秀对他的抚摸没有反应,只是偶而嘴唇胬动一下,他以为是美秀对他得侵犯当作春梦,于是更大胆把另一只手伸进美秀睡衣下摆,沿着光滑的大腿摸向小穴,当许进福摸到小穴的裂缝时,里面早已一片湿漉漉,许进福心中暗喜:「这女人果然淫荡,难怪会一付春情荡漾的样子,看来今天会有收获。」胡胜猜想的不错,美秀确实是一个性欲旺盛又淫荡的女人,不过昨晚和公公一夜缠绵,倒也解了不少饥渴,只是这种女人禁不起挑逗,如果被挑起欲望,她会毫不犹豫得和你作爱。

  胡胜手指插入美秀穴里轻轻抽插,另一手解开美秀睡衣扣子,不多时,美秀上半身已经裸露在胡胜眼前,她的小内裤也被胡胜拉下一半,露出她那长满茂密的阴毛的小穴,美秀以为是公公在轻薄她,也不作声装睡任他轻薄,胡胜看出美秀是在装睡又没有抗拒,他更大胆把美秀的小内裤脱下,他的手指在美秀湿滑的阴道中翻搅,一边低头含住美秀嫣红的乳头吸吮,被胡胜这一搅弄,美秀下体痒得淫水不停涌出,混身更是像虫咬一般的难受,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:

  「嗯——好痒——嗯——阿爸——不要——摸——了——媳妇——里面——好痒——嗯——用你的——鸡巴——嗯——干——媳妇——嗯——」美秀误认身上的男人是公公,所以毫不掩饰用淫荡的话说出渴望,这话听在胡胜耳里不由得喜出望外,原来老朋友许进福和他媳妇已经有一腿,只要抓住这个把柄,哪怕这小媳妇不乖乖听话,就是许进福知道也无可奈何。

  胡胜有了把柄更是有恃无恐,他脱下裤子把粗大的龟头顶在美秀充满淫水的裂缝里磨擦,美秀被磨得又痒又舒服,双腿勾住胡胜的腰挺高屁股叫着:

  「啊——别逗我了——阿爸——媳妇——里面——好痒——快点——把——你的——大鸡巴——插进去——」听道美秀这么淫浪的要求,胡胜早就忍不住,他腰用力往前一顶,「噗吱——」一声,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插进一半。

  「啊——」「哼——真紧——」两人不约而同舒服得发出声音,美秀空虚的阴道被粗大的鸡巴撑得又涨又舒服,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箍着鸡巴,胡胜只觉的鸡巴被一个温软窄紧的肉洞紧紧的夹住,他把龟头顶住花心静止不动,静静享受被子宫里的小嘴吸吮的快感。

  「啊——阿爸——你快动——骚媳妇——小穴——好痒——」胡胜鸡巴插入后不动,急得美秀屁股猛挺套着鸡巴,一边还淫浪的催促快动,美秀一动胡胜也跟着动,他双手抓住美秀乳房,边搓揉边摆腰抽插,把美秀插得不停浪叫: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好公公——亲爸爸——你——好厉害——啊——啊——昨晚——干了我——一晚——还——这么硬——啊——啊——用力——插到底——媳妇——骚穴——好爽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美秀淫荡摆动着屁股浪叫,她误以为是公公在干她,胡胜也毫不留情,鸡巴在美秀的肉穴里飞快的狠插猛抽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阿爸——插到底——骚媳妇——好爽——用力——干——啊——」胡胜把美秀翻趴在床上,从后面连续干了上百下,把美秀爽得大声浪叫: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阿爸——你——好厉害——啊——骚媳妇——要——泄了——啊——好爽——泄——了——啊——」美秀舒服的达到高潮。

  高潮后美秀理智稍微清楚,胡胜还是抓着她猛干,这时她才发现肏她的人不是公公,而是一个陌生人,吓的美秀急忙翻身想逃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不要——你——是谁——啊——不要——放了我——不要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可是身体被胡胜紧紧压住,胡胜抓着美秀的乳房更用力猛插,美秀奋力摆脱胡胜翻身想要逃开,胡胜一把抓住她的腰往后一拖,鸡巴再一次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,可是美秀不停挣扎,胡胜只好开口威胁:

  「不要叫了,你再叫,我就把你和公公通奸的事说出来。」美秀被这句话吓住了,她和公公通奸的事如果真被传出去,按村里的规矩她会被赶出去,连公公一家也会被赶走,到时候丈夫可能不会再要她了。

  胡胜见美秀被他的话吓住,接着威胁美秀:

  「如果不让我说出去,你就乖乖让我爽一次,我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。」面对胡胜的威胁,美秀心里盘算着:

  「决不能让他传出去,就依他的意思满足他吧,反正方才已经被他操了,再让他操一次也没损失,方才被他的大鸡巴操得很舒服,就当作是和公公作爱好了。」胡胜见美秀不说话也不再反抗,就抱着美秀的腰又开始抽插起来。

  「哦——哦——不要——哦——放了我——」美秀嘴里说着不要,屁股却随着鸡巴的进出摆动,胡胜看在眼里心底暗暗得意:

  「这小媳妇果然淫荡,今天老子就操个过瘾。」胡胜抽插更加卖力,他把鸡巴退到小穴口再狠狠插入,美秀被操了低头翘臀,一个肥白的屁股,随着鸡巴的进出不停前后猛摆,小穴外肥大的阴唇也随着鸡巴,一下卷入阴道一下翻出来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好深——喔——顶到——花心——了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小穴——要——被——干破——了——啊——好爽——啊——」「啊啊——好舒服——啊——又——要——泄了——啊——泄——了——啊——好爽——」美秀早已忘了是被强 奸,她迷失在肉体的快感里,窄紧的阴道紧紧吸缠着鸡巴,胡胜弯腰从后面抱着美秀,两只手抓着她丰满的乳房,一边抽插一边在美秀耳边说着:

  「小骚货!哥哥的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?」「嗯——好——好爽——嗯——哥哥——的——鸡巴——好大——操得——妹妹——好爽——」「小骚货!喜欢哥哥操你吗?」「喜欢——以后——妹妹——的——骚穴——就要——哥哥的——大鸡巴——操——才会——爽——」「啊——啊——哥哥——快——快点——妹妹——又要——泄了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美秀浪叫后,子宫一阵激烈抽搐,喷泄出炙热的阴精,浇在胡胜的龟头,胡胜本来就快要支撑不住,龟头又被阴精烫得一阵酸麻,他急忙加快抽插时几十下,也跟着射出精液。

  「啊——来了——啊——亲哥哥——妹妹——又泄了——」「哦——哦——好爽——哥哥——也——射了——」激情过后,胡胜亲吻着美秀,一双手也闲着,抓着美秀的乳房搓揉。

  「小浪妇!我叫胡胜,你叫什么名字?」「我是许川的媳妇,叫美秀。」「原来是许川的媳妇,这小子真有艳福,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。」「你又是谁?大白天的,跑进来欺负人家。」「我是你公公的朋友,是来找你公公的,谁知道他人不在,却找到他媳妇,真是艳福不浅。」胡胜得意的把玩美秀两颗美乳。

  「我公公到城里去,我才会被你给欺负了。」胡胜一听许进福到城里去心中暗喜,许进福这一趟进城,不到晚上是赶不回来,现在才刚过中午,还有时间可以好好玩这个小媳妇。

  「美秀!你什么时候开始和你公公作爱?」为了怕美秀不愿意,胡胜故意把话题导入美秀翁媳乱伦的事。

  被胡胜这么一问,美秀羞得不知怎么回答,胡胜又问了一次,她才小声说:「半个多月前。」胡胜趁机说:「这事如果让村里的人知道,你们会被赶出去,还好碰到我,我不会说出去,不过你要让我——」美秀当然知道胡胜的意思,她本来就很淫荡,才会和公公作出乱伦得事,被胡胜强 奸后,她觉得胡胜比公公强,现在胡胜藉这件事情威胁她,她就装作害怕勉强答应。

  胡胜看美秀低头不语,知道她已经愿意,立刻翻身压住美秀亲住她的小嘴,美秀也伸出舌头和他的舌头勾缠起来,热吻后,美秀推开胡胜,一付娇羞的模样:

  「你不要这样,我公公快回来了,要被他看到就糟了。」色欲熏心的胡胜哪可能放过美秀,他搂住美秀娇躯揉着她的乳房说:

  「别怕!你公公不到晚上是赶不回来,现在还有时间,我们可以再玩一次。」胡胜压住美秀,把刚硬起来的鸡巴插入美秀小穴,美秀也很配合的举起双腿勾着胡胜的腰,两人又一次展开肉搏战。

  「啊——好舒服——妹妹——的——小穴——会被——哥哥——的——大鸡巴——操破——」「小骚货!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!爽不爽?」「嗯——喜欢——妹妹——的——骚穴——被——哥哥的——大鸡巴——塞得——好舒服——」胡胜连续操了一百多下,把美秀翻趴在床上,从后面再一次插入。

  「啊——插到——花心——了——哥哥的——大鸡巴——好长——插得——妹妹——的—— ——骚穴——好舒服——」胡胜不断变换肏穴的姿势,把美秀舒服的高潮不断,两人玩到天黑,才依依不舍的分开。

  晚上许进福回来把礼物送给媳妇,两人免不了亲热了一番,从此美秀周旋在公公和胡胜之间,白天胡胜趁许进福到田里时,偷偷和美秀私会,晚上许进福关上门就拉着媳妇作爱,一年后美秀怀了孩子,这期间许川回来过一次,所以也不知孩子应该是谁的?

  【完】